• 浅谈藏族装饰风格在室内空间中的特点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中国文化自古博大精深,中国传统民族装饰在经历了上下五千年文明的洗礼后在我国文化艺术领域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藏族装饰元素则是中国传统民族装饰体系中一块不可多得的瑰宝,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及研究价值。因此本文意在分析藏族装饰风格在室内空间装饰设计中的具体表现及特点,从而更好的传承和发扬藏族装饰艺术并促进室内装饰风格的多元化发展。【关键词】藏族;特点;建筑装饰;室内空间一、藏族室内装饰颜色的特点藏族室内装饰所使用的色彩纯度较高,并以鲜明艳丽的颜色为主。在藏族室内装饰中常以白、红、黄、蓝、绿五色为主,均为高纯度的原色,鲜艳夺目,能在踏入室内的一瞬间将人们的视线吸引过来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书》中曾经提到过佛教密宗的五种元素,即“地、水、火、风、天”,并且通过五种不同的色彩形象来象征这五大元素――白色象征着地、黄色象征着水、红色象征火、绿色象征风、蓝色象征天。藏族的文化中色彩的象征与其民族的审美寓意有着紧密的联系:白色代表着纯洁、温柔、善良、吉祥和幸福;黄色是光明与希望、智慧和勇气、富贵与崇高、忠诚与博学的象征;红色似火,是激昂、喜庆、热烈的化身,是骁勇善战、精力旺盛的标志;绿色是生命、是青春、和平与成长;蓝色象征着辽阔的蓝天,让人感受到静谧、深远的同时又涵盖清凉和理性。因此,在藏式民居的室内装饰色彩中广泛的使用这五种颜色。色彩是最易令人瞬间感受到美的形式,强烈的色彩能够突出主题,能使每一个进入到室内的人感受到藏族人民生命的纯粹以及对于生活的热情。二、藏族室内装饰纹样的特点(一)在绘制手法上,藏族装饰所采用的纹样中,包含了大量的法轮、莲花、宝瓶、华盖等符号化的纹样,这些符号来自于一些佛教的典故或者教义,在装饰的同时也反映出藏族人民对于宗教的虔诚信仰。与此同时装饰图案中又包括了许多几何形纹样,例如三角形纹、折线纹、弧线纹、回纹、网络纹等等。这些纹样是由具体的动植物经过艺术加工后得来,抽象简洁,灵活多变,非常丰富并带有浓浓的寓意。从取材方面来看,可以大致分为写实图案、变形图案和植物图案三类。写实图案倚重对象的自然真实形态及特点,在装饰中应用的非常广泛;变形图案则是对描绘对象进行省略、夸张、添加、联想等手法大胆改造以达到预想的装饰效果。(二)从室内装饰的表现形式上大致又可以分为两类,即涂绘和挂饰。涂绘是将颜色和彩画绘制在墙面或门板上。挂饰则是将各种饰品悬挂在门板、门额之上。这些装饰的题材多以藏传佛教中的吉祥图腾为主,如四飞禽走兽、八瑞相、日月图等等。1、“四飞禽走兽”包含着虎、狮、龙、鹏,常以绘画的形式展现,分布在画面的四个角落中,万博体育体育赛事,万博真人视讯,万博体育官网假的太多图案中间则是一宝马扬蹄,马背之上有一宝瓶,依然代表着“地、水、火、风、天”这一密宗之中的自然五大要素。2、“八瑞相”为藏族传统的吉祥图谱,分别由吉祥结、宝伞、妙莲、宝瓶、金鱼、金轮、金幢、右旋海螺这八种图案组合而成,俗称“吉祥八宝”。3、日月图源自藏族人民对日月天象最古老的崇拜,在藏族文化中太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象,因此日月图是藏族人心中最为神圣尊贵的符号,被广泛的运用到了各种装饰以及佛教物品之上。三、藏族室内装饰部位藏族室内装饰讲究对称、华丽、工整。天花板与地板连接的墙角均要使用彩绘、雕刻等艺术手法来加工装点,尤其是大门、柱头和横梁等木结构空间都是充分彰显装饰水平的地方,藏家的艺术工匠在这里尽其所能进行装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寺庙重点在佛堂,回廊墙壁上进行彩画绘制,而普通居民室内的墙壁上则以绘制彩条、花卉来达到装饰效果。1、柱头装饰包括斗拱、柱头、大梁等地点的雕刻与色彩绘制。在藏族居室中柱子、横梁位置十分重要,因此这部分的装点对于整个室内装饰来说是需要突出表现的重中之重,因此必须进行合理装点以达到堂皇、庄严、舒适的效果。以寺庙大堂的柱头为例,其装饰的非常考究。天花板下的椽子木顶端整齐并有间隔地排列与大梁之上,彩绘着各种各样的图案。椽子和大梁之间夹着两道横杠,上道用累卷叠函凹凸方格的木雕形式处理,下道横杠则以莲花瓣依次排列的雕刻或彩绘进行装饰,这种装饰方式并不是强加的规定而是约定俗成的,上下图案不可以进行任意的调换。横梁表面则被分隔成大小相同的长方格,匠人通过在长方格内填写梵文经文,或绘制各种花卉图案的方式来达到装饰大梁的效果。柱头与横梁之间是斗拱,斗拱装饰最简单的形状为梯形,这种形式较常出现在底部的储存室中。类似寺庙大堂、佛堂等这类重要的殿堂内的斗拱则是精心雕楼的艺术品,特别是斗拱长弓,一般呈祥云状,以及各种花瓣状,具有很强的装饰效果。藏族民居室内的大量柱头装饰并不同于其在寺庙中的形式,民居室内的柱头大梁装饰多半采用彩绘形式,而鲜有雕刻。2、大门装饰万博体育体育赛事,万博真人视讯,万博体育官网假的太多包括门框、门楣、以及门楣之上的屋檐、门板等。藏族建筑的大门从屋檐到门坎均需用雕刻、彩绘的方式进行装饰。屋檐用两道方本间隔排列,上面覆盖由黄土和青石片筑成的底小头大的瓦片,它不仅有装饰效果,同时还可以防水;屋檐下的门楣上彩绘着各种各样的图形纹案,门框的木构件雕着莲花瓣和累卷叠函凹凸方格图;民居的门板为单开式,涂单色,不进行绘画处理。除此之外,门相上悬挂短绉帘,门框两边的墙上涂刷两道黑色的竖条,然而特殊殿堂的大门门板上就需要绘画装饰。但是不管是民居大门亦或寺庙大门,其装饰效果都要与室内房梁门柱的装饰程度相协调,不论是颜色的运用还是雕刻的内容都要保持统一的装饰效果。总而言之,藏族的室内装饰辨识度很高,具有非常浓郁的民族及地方特色,因此观赏者可以从其直观的表面形象来进行欣赏。藏式装饰作品以其明快、鲜艳的装饰色彩,生动、精炼、抽象的图案造型语言给人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并且在中国传统装饰的领域中令人瞩目,熠熠生辉。【参考文献】[1]华亦雄,周浩明.藏族地区民居室内装饰风格探源[J].新闻爱好者,2010(02).[2]嘎玛沃赛.浅谈藏式建筑的装饰艺术[J].青海民族研究,2001(04).[3]徐世玉.藏族装饰图案在包装设计中的应用[J].包装工程,2010(16).[4]次多.藏族传统建筑室内装饰[K].西藏民俗,2004(01).[5]潘晓伟.藏族建筑装饰色彩的象征意义[J].艺术设计,2008(02).作者简介:孟相妤(1990.10―),汉族,甘肃兰州人,本科学历,现在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研究方向:环境艺术设计(室内设计)。

    上一篇:穷根究源的理论寻绎

    下一篇:范文芳李铭顺大婚宴开百桌 喜庆温馨